走进察北
 
察北概况
历史沿革
行政区划
地理环境
主导产业
 
历史沿革   当前位置:首页 > 走进察北 > 历史沿革   
流传在察北草原的凄美故事——《响铃寺传奇》...

“朵儿,依阿妈的推算,今天应是你的产期。”王妃摇辇朵儿的阿妈提醒道。

  “阿妈,我恨透了这个不争气的肚子,无端给女儿增添痛苦和磨难。”王妃对这个被迫的变化,非常怨恨和沮丧!

    她心中没有甜蜜的遐想,没有第一次做母亲的期盼。因为腹中的胎儿,不是她和他情感爱恋的结晶。她想早一点卸去这个痛苦不堪的累赘!

  “孩子,不要这样说,快禀报王爷,请人接生要紧。”

  母女正说着,大丫环述捷,端来了奶茶和早点。朵儿妈把王妃将要分娩的事,告诉了述捷。

  “奴婢知道了。”

       述捷走后,不一会儿,耶律苏王爷带着述捷、兀妈、离妈、和四个女巫等一干下人来了。

  耶律苏王爷满面春风地安慰道:“王妃, 听说你今天临产,孤特意请了四位仙姑,为你祈祷,祝福你生一贵子!”

  朵儿微微点点头。

  “谢王爷恩典。”朵儿妈忙答道。

  耶律苏王爷,神情严肃地叮嘱丫环、老妈们,定要尽心照料王妃,不得有丝毫疏忽。说完退出寝宫。

      王爷离去片刻。王妃突然粉脸通红,弯腰捧腹。两只美目,向丫环、老妈投去痛楚的一瞥。

      丫环述捷,看到王妃的神色,会意。她连忙在玉床上铺开锦被,然后和兀妈左右扶持王妃躺在了床上。

      这时,四个女巫已在寝宫的神龛前,摆起了香案。香炉里,香烟缭绕,香案上陈放着三牲、糕点和各色供品。女巫们,宽衣大袖,披发赤足,怪模怪样地跪在了锦缎跪垫上。她们双目微合,两手指指划划,嘴里忽高忽低不知念着什么。

      王妃摇辇朵儿,双眉深锁,银牙紧咬,一会儿坐起,一会儿躺下,神情显得十分痛楚。

  守候在王妃身边的几个下人们,神情紧张,大气儿不出。

       这时,王妃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,紧接着是撕心裂肺的哭叫、抽搐。朵儿妈和述捷连忙左右扶持。兀妈、离妈,挽着袖子准备助产,大家心里都捏着一把汗。

  分娩的阵痛越来越紧,王妃的哭叫、抽搐也在加剧。她头上的云鬓散乱,豆粒大的汗珠,顺着脸颊滴滴嗒嗒地流下!两个接生婆助产无效,汗流满面,双手颤抖。

       气氛异常紧张。

  神龛前的四个女巫,磕头如同捣蒜,嘴里念着阴阳怪气的咒语,节奏加快,不再停顿。

  寝宫的过道,风花、雪月、寒梅等,丫环侍女们,各自拿着接产时的用品,全神贯注地等候传唤。她们的粉脸上也都渗出了汗珠。

  寝宫外面,耶律苏王爷,烦燥不安地来回踱步,好象一个督战的将军,等待着前线的战况。

  啪!的一声脆响,小丫环寒梅,不慎把一个盘子掉在地上打碎。她吓得花容失色!站在旁边的一只眼大管家。邪恶地瞅了她一眼,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奸笑。他把手一挥,立即过来两个家奴,连拉带扯,把她拉在后院,好一顿毒打。那丫环看见大管家一脸奸笑,立即明白,这是昨天晚上,没有屈从那只色狼,遭来的横祸。

  众丫环都被吓得魂不附体!

  时间,一个时辰、两个时辰地过去了。

       摇辇王妃已精疲力竭,嗓子嘶哑了,手脚瘫软,泪水和汗水浸透了枕头,她已不再哭叫,只是急促地喘气,手脚也不再挣扎,变成筛糠般地哆嗦。心灵的创伤和肉体上的痛苦,已把她折磨得奄奄待毙!

  朵儿妈不住地抽泣、淌泪。

       仆人们一个个象热锅上的蚂蚁,团团转。

  四个女巫磕头碰地,额头上都碰起了疙瘩,有的已皮破出血。

  耶律苏王爷,由踱步变成了原地打转。

  寝宫内外人们的心,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空气,好象已经凝结。

  突然,寝宫外面刮起一阵狂风。王府檐下的风铃,响声大作。

       伴着风铃的暴响,一阵呱呱婴儿啼哭,小生命出世了!

  “唉”王妃长长地叹息一声,慢慢合上了眼。分娩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,她却连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       守候在王妃身边的丫环、老妈们,高兴得眼里噙着泪花,一颗心都掉进了肚里。大家七手八脚,一阵忙乱,很快完成了“接待”小主人的工作。

  “启禀王爷”四个女巫并排跪在王爷面前。“小公主降生,银铃骤响,那是神灵所为,神灵要我们告诉王爷,小公主是天上响铃仙子下凡。她将给王府带来吉祥。”

  “谢诸位神姑相助。王妃可好?”王爷笑逐颜开。

  “吉星高照,贵体安康。”

  “管家!”

  “奴婢在。”一只眼管家单鸣岐躬身施礼。

  “快重赏四位神姑。”

  “是。”

       不一会,管家单鸣岐拿来四锭元宝,四匹红绫,分赏女巫,女巫们叩谢而去。

  “恭喜王爷,王妃给王爷生了一个小公主。”大丫环述捷跪禀道。

  “知道了,你要好好服侍王妃、公主。待王妃满月,孤要重重赏赐你们。”

  “谢王爷。”

  耶律苏回到官邸,忘记了疲劳和饥饿,一个人躺在床上,想着心事。

  他一会儿悠然自得地微笑,一会儿愁眉苦脸地摇头。忽喜忽悲,阴睛不定。他喃喃自语道:“凭自己的人品、才貌、权势和地位,多少名门闺秀都求之不得,而她一个平民女子,却如此高不可攀,简直不可思议。”

       他想:自已贵为王爷,一不要三妻四妾,二不要眠花卧柳,只求一个称心如意、常相厮守的妻子。论说,这个奢望并不算高呀,可是,到头来却事与愿违!她──摇辇朵儿。一个普通牧民女子,可说是世上唯一使自己倾倒的女人。为此,只好听信管家的计谋,强得到了她的人,得到了一个美丽的躯体!成婚三年,他发现这个“美丽的躯体”,没有一点少妇的柔情蜜意。比如:含情脉脉的眼波;清脆悦耳的笑语;温情柔顺的关爱等等。终日相伴的却是块冷森森的寒冰!

  今天,王妃生了小公主,我和她有了共同的孩子。有孩子的牵连,她总该回心转意了吧?

  王妃摇辇朵儿,确是一个外柔内刚的烈女。她虽出生贫寒,却视富贵如粪土。对于王府的豪华享受,丝毫不放在心上。她把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,她梦寐以求的是心上人--阿不勒。自从那年被抢进王府,逼迫当上王妃后,她表面看,象一团柔软的棉花,或任人宰割的小羔羊,而内心却似一块坚硬的铁!

  她把青春的热情埋在了心底,她把冰冷严霜罩在了脸上。她整天郁郁寡欢,仿佛全身麻木得没有知觉。身边不论发生了什么事,她都不言、不笑、不置可否。她要说的话,只用摇头、点头或眼神来表示。除此之外,就只有凄惋、悲切、哀怨、冷漠。

      摇辇朵儿觉得,她和王爷虽为夫妻,却咫尺天涯,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“朵儿,王爷待咱母女,仁至义尽,虽一念之差,逼你成婚,你也总不能记恨他一辈子吧。”朵儿妈经常这样劝导女儿。

  “阿妈,耶律苏依仗权势,随心所欲。他把我母女捏在手心,却装出一副假仁假义的面孔,骗取女儿的欢声笑语,那只不过是把我当成笼中的鸟,供他赏玩、开心。他和我,一在天上,一在地下,没有共同的语言、心意和志趣,他可以抢占我的人,却休想得到我的心!”

  朵儿妈无奈,只是摇头叹息。

  人,就是这么怪,摇辇朵儿越是冷淡,耶律苏反而越觉得她高雅、圣洁、楚楚动人。他执著地要用满腔热情感化她,温慰她。 

  他从不怪王妃无情,只怪自己用情不到。

       他终于得了一把开心的钥匙--刚刚出生的小公主。他要用这把专用的“钥匙”,打开王妃的“心锁”。

       他想好了开“锁”的方法:一是给小公主排排场场地过个满月。二是给她送个好听的名字——响铃公主;三是用纯金制作两串豆粒大的小金铃,戴在孩子的小手腕上,当手镯。他把这些想法,详细告诉了丫环述捷,要她转告王妃。

  过了一会儿,丫环、老妈们,满面春风地向王爷禀告:“王妃笑了!”

  耶律苏喜出望外。

       啊!多么难得的一笑!

    ......

声明:本文中《响铃寺传奇》内容版权归作者任贵所有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2018-10-08